WLCN-西城中文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WLCN-西城中文站 首页 资讯 专题访谈 查看内容

这就是我 颜色不一样的Mark

2016-3-27 10:41| 发布者: 萧枫叶| 查看: 1813| 评论: 0|原作者: 西城字幕组|来自: 西城字幕组

摘要: 现在的Mark与16年前刚出道的的他判若两人,不再是那个年轻雄心勃勃总是穿着成衣套装的小生,如今这个35岁的歌手看起来更加沉稳,他的坦率更加明显地表露出来,他跟我们分享了一些私人话题以及出柜之前那段黑暗孤独日 ...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初春清晨,Mark Feehily与我们在伦敦南部的工作室见面。现在的Mark与16年前刚出道的、在Westlife里的他判若两人,不再是那个年轻雄心勃勃总是穿着成衣套装的奶油小生,如今,这个35岁的爱尔兰流行歌手看起来更加沉稳:裹在稍有磨损的皮夹克里,穿着黑色的牛仔裤,捻着他浓密的胡子。现在的Mark是一个充满自信的人,乐享自在生活,终于找到自己内心的平静。

离Mark高调出柜已经过去十年了,而离他骄傲而不失风度地成为Attitude封面人物已经过去了八年。但是终于到了现在,2015年,他才准备释放真我:Mark 2.0 - Markus Michael Patrick Feehliy。

三年了,他和他的组合成员挂起了他们的西装,撤走了他们的高脚凳,从Sligo出生的民谣歌手低调地改造了自己,并且带着自己史诗般的新单曲Love Is A Drug回归。与他合作的制作人是Steve Anderson,曾用一首有力的Confide In Me,把Kylie从一个纯真少女改造成火辣性感的的舞曲天后。Love Is A Drug确实是非常不同凡响的,这可不是空口赞美,上个月这首单曲第一次在网络上播放时,Attitude一些对曾并不看好Mark单飞的职员,点开这首歌之后,他们才感觉到,他的这次新生不同寻常。

当我告诉Mark这个故事的时候,他显然有些受宠若惊,觉得自己的辛苦努力似乎也得到了回报。“Westlife是我们所有人都很满意的风格,而我15年来一直享受其中。”他回忆,“但现在,我走的是不同的风格。我要走进录音室,丢掉那些条条框框,从头开始。我必须这么做。那些经纪公司一眼就能看出歌手有没有真本事,所以我需要展现百分之百的自己。也许我之前一直呆在Westlife里,但我一直在听灵魂乐,福音音乐,R&B和说唱。我自己喜欢的风格,向来和Westlife的招牌歌曲风格不同。”

随着交谈继续,我们渐渐发现,摆脱了几年来严密管理商业乐团的牢笼,他变得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坦率。他告诉我们,他的单飞首专是比较苦情、很私人化的一张专辑,而且很多歌都是与他被自己爱的人伤透自己心的经历有关。在我们采访进行到中段,他的坦率更加明显地表露出来,他跟我们分享了一些出柜之前那段黑暗孤独日子里暗藏心底的秘密...

你的新单曲很不一般,在Westlife解散之后,再次让别人认同你是不是很困难?
一开始好像没有人能理解我要做的东西,所以我必须对自己有信心,必须要100%投入。直到我制作出一些小样之后,才开始有人理解。所以现在我很激动,很快就能知道我能被多少人接受认可了。对于男女歌曲创作者来说,这个阶段都是令人兴奋的,但愿能一切顺利。

Westlife解散多久以后你开始着手制作单飞歌曲的?
在最后的那半年里,我对于自己未来要做的事非常谨慎。我想过立刻就着手制作新歌,但我知道我不能太着急。我决定给自己一段时间寻回自我,然后为未来作出计划。我并不想昙花一现,我很需要先花时间认清自己。

Westlife解散的时候,生活方式上的改变是不是让你觉得难以接受?
我知道我一直向往美国。在Westlife,一直有一个对未来半年的日程计划,但解散之后,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我终于得到了自由。我们在14年里发布了13张专辑,我完全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我想大唱片公司肯定会担心组合不会持续太久,所以他们会趁组合还火的时候,让他们尽可能的多出作品。

那一定很累吧?
嗯,我觉得如果在一个组合里,每个组合成员能参与、投入更多,组合一般都会坚持得时间更久。他们需要培养。我记得我曾经为不能参与到创作感到极度失望,我不是说18或23岁的时候就能写歌了,但这些年来,我对管理层越来越失望了,因为他们很不愿意让我参与创作。这真的很烦人。

你为得到参与创作的机会和他们争吵过吗?
曾经有一次我们的美国团队说,我们其中一个人有机会能够和Ryan Tedder一起写歌,但是在我们公司有个人说最好创作还是留给Ryan Tedder自己。“你们不是作曲家,”他们说,“你们是歌手,把写歌的事儿留给他干…”这事儿真特么惹到我了!那人说,他已经以我的名义拒绝了这个和这位享誉世界的作曲家合作的机会。最让我生气的是,**唱片公司从来都不在乎我是不是真的能写歌。

新单曲的歌词非常的私人化。
没错,是非常个人,100%的个人。我没有写每一句歌词,但是我确认过了这些歌都是“我”的。我不会说这是一张分手专辑,这也和Fragged Little Pill(Alanis Morissette最为成功的专辑《Jagged Little Pill》,是一张具有重要意义的90年代女子摇滚乐标志性专辑)完全不一样,但是在我受了伤,生气或者在一个令我伤心的地方的时候,我会很想写歌。但当我高兴或者跟我的朋友喝得烂醉的时候,我却没有写歌的冲动。

是不是有人该开始担心了?
我的专辑不是关于一个人的,而是关于这些年来的我的经历,关于那些侮辱我的人的,这些我都诚实地写下来,这就是我写的东西,没有关于一个特定的事件的歌。有一首歌叫Back To Yours,这首歌就很个人,和Love Is A Drug一样是被同一个情绪启发创作的。是讲你一直跟自己说,永远不要再回到那个人的身边了,但是多喝了两三杯之后,你就又不由自主回到他身边。每个人都能从这样的歌里联系到自己。如果有人听到我的歌,能联想到自己有过的经历,我就很自豪了。

2007年的时候,你和你当时的男朋友登上Attitude封面可算是一个新突破。
我觉得对于年轻的同志来说,有一个榜样是很重要的。这些年这样的榜样很多。不过在我年轻的时候,我一个都没有。我只有Queer As Folk(一部同志主题电视连续剧),但我只能偷偷地看。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能让他们联系起自己的人,在公众面前公开是我的责任。我认为,我们应该保证每一个的榜样,无论什么都应该受到鼓励。这样那些没有六块腹肌的,或者那些被认为是胖子的同志,都能勇敢出柜。我记得当我还是个青少年,我觉得别人都认为我是个胖子。我对胖没意见,但是我很担心会被人认为我很懒,这让我不安。我们同志群体能有各式各样的人是很好的,这样我们就不会只有单调的一种形象。

你现在和别人交往了吗?
是的,而且和他在一起我很快乐。我觉得单身是很苦闷的。我希望能有远离人群的自己的时间,但是我不喜欢孤独。在我出柜之前,有很长时间我都是孤独的。我只在24岁或25岁的时候曾和一个人交往过,但是在那之前,不和别人交往是很痛苦的。我只得把我所有的感情都埋藏起来。我不会在台上做他们想要的Mark,而在台下秘密和男人交往。我根本就没想过那样做,但我的确不能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情感。


我知道离你出柜已经很长时间了,但是你觉得对组合的其他人出柜是不是容易些?
我瞒了他们很久,我想大概是在我公开出柜之前的那一年告诉他们的。那时候,我觉得他们可能已经知道有一些不对劲,但是他们也从来没问过,我也从来没表现出来过,或者谈起过。

戴着面具生活一定很累吧?
如果你不接受自己的性取向,你会让自己的生活很艰难。我的意思是,你看Cucumber(今年的新英剧,讲Gay的,貌似很逗比)里的那个人,他把Lance(人物名)和死亡联系在一起,因为他不能接受自己的性取向。这样的事每天都在发生!我很幸运,我并不像那样。即使我深柜了很久,我还是觉得自己是同志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恨自己,或者绝望地想要改变自己,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亲密的人。但是孤独地在那个世界里,不能做真正的自己,是一段非常痛苦的时光,我曾经陷入很黑暗的境地里。

是怎么样的黑暗呢?
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真实取向,让我的世界变得很孤单。我会花很久很久去想我是不是会永远这样孤独下去,还会不会有一天我能向我的父母和朋友坦诚地出柜呢?我觉得这种孤独压抑的境地仿佛没有尽头,因为我不能向任何人倾诉,至少我觉得我不能。我真的很想逃走,我知道有很多人搬到了美国然后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但我不能这么做,我在Westlife我还有另一张专辑要做,另一次巡演要参加。在这个组合里,我过着别人梦想中的生活。我在台上微笑,却并不享受其中,因为我总是为这些秘密胆战心惊。

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变得经常抑郁,我总为这种压倒一切的孤独感和空虚觉得伤心。人们会想:“当然了,他在组合里过着优越的生活,他怎么会有烦恼呢?”在当时,我的事业很成功,但我的个人生活是完全混乱的,无限渴求着陪伴和爱。

那你做了些什么?
我通常只是呆在酒店里,在那里一呆就好几个小时,有时呆几天,而且我没有到外边去的欲望,我总想“如果我不能做自己,为什么要出去呢?”

你有没有感到过绝望?
这是个很私人的问题,但是如果这能帮助到别人的话,我觉得说出来也没什么问题。在我人生的最低点时,我确实感觉过绝望,那给我一种错觉:认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再高兴起来了。如果要我说实话,没错,我曾经有过很黑暗的念头,但是我还是过来了。有时,绝望的人会希望能在慈善机构找到依靠,所以现在我积极支持预防自杀的慈善工作。

那你是怎样摆脱困境的呢?
我去看了一个心理顾问。我记得当时预约一位心理顾问是很困难的,因为当时在心理健康方面还有很多禁忌。但我现在知道,伤心甚至是抑郁是正常的,你不必为此感到羞愧。实际上,心理顾问改变了我的人生,只是和那个亲切的人交谈几次,就帮助我理清了自己的头脑。那是我做过的最正确的事,我也请那些正在经历痛苦挣扎的人能跟我一样。他们能保护你的隐私,而且跟别人交谈真的能让你轻松很多。我需要一个与我的生活没有交集的人来帮我,这是我的亲人和朋友不能做的。

是什么让你决定出柜的呢?
遇到了爱的人,我想“我才不管是不是全世界都知道这事儿”,这样我才终于做出这个决定。我花了很久才走到那一步,但是有那么一天,我才突然开了窍“如果有人反对我的话,完全可以有多远滚多远”。“不在乎别人怎么想”这是我的诀窍,还有就是心理顾问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她帮我理清了思路,帮我一步一步向不同的人出柜,在那之后她都会和我一起讨论那些经过。

你最终向所有人出柜一定是如释重负吧?
组合其他几个跟我说他们一直觉得我很不对头。我的意思是,我是一个男孩组合成员,最漂亮的女孩都在想我们投怀送抱。我的意思是,我确实和几个女孩儿交往过,那不是因为我想向粉丝们假装异性恋,而是因为我想那样做,但我确实知道那样是不对的。

你是怎么告诉Westlife其他人的?
Brian把我灌醉了,不过他不是故意的,当我说出来的时候他对我又踢又叫的。然后我才跟Shane和Nicky说,同样也是在酒精的帮助下,还有和Kian也是一样。我的家人还好。当然每个人都不一样,不过人都会积很多东西在心里。你会想最悲哀的就是会被抛弃之类,但是我很幸运出柜很顺利。可笑的事,你本来以为这个消息会改变一切,但是不到一两周,一切都又恢复平静了。最终改变的只有自己的人生,而且是向好的方向改变的。

当你最终出柜之后有没有到处寻花问柳?
没,一点都没有,因为我当时已经有了一个男朋友。这些事都发生在同一个时间段,所以那是我第一段认真的恋情,不过我初吻是在此之前的。之前我也有过这样那样的故事,但我一直是很在乎个人隐私的。

你现在正在和人交往,但你是怎么认识你的男友的?
当我单身的时候,我很怕用那种交友APP。事实上我觉得用APP约和你走到酒吧里,跟陌生人搭讪约的并没差别。不过你能想象一个Westlife成员突然出现在你的Grindr(男同-性|恋交友APP)页面上。。。

那你到底是怎么认识他的?
我一年前的一个晚上遇到他的,然后我们立刻就开始交谈起来了。他也是【爱尔兰人】,所以像有一根纽带一样连接着我们。我们很快就成了朋友,然后关系又更深了一步。他很幽默,而且很好看。能逗我笑是件很了不起的事,而他总能做到。之后我们对我们的关系越来越重视,最终我们就搬到了一起。是的,这确实是很快,但是对我来说进行到这一步是很自然的。有些人相遇之后一周就结婚了,有些人等到五年之后才开始同居。住在一起感觉很对,我们只是做我们双方都想做的事。

你会考虑结婚吗?
哦,当然,我确实是很想拥有一段婚姻的,我真的很想尽快结婚,很想能最终安定下来。我在这方面是很传统的,我希望能有婚姻和后代。不过不是现在,因为我正忙着专辑的事,不能投入我100%的精力到那些上去。但是能和我爱的人一起创造生活是最美好不过的事啦,没有什么能比那重要了,即使是我的事业。对我们来说,有自己的孩子是有很多方法的,领养啊或者**。不过我是很希望能看着我的孩子然后说,他或她的眼睛像我哟。虽然我也会接受其他的方式。现在说这个还很早,不过结婚确实是我所希望的。

翻译:阿猫了 修改:小浩
转载自@西城字幕组
10

点赞
1

喜欢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最新评论

关于本站|WLCN-西城中文站 ( 黑ICP备14000173号-2   

GMT+8, 2017-10-17 23:18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