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The Sun专访Westlife: 从解散到重聚❤️​​

World of our own!和Westlife聊一聊他们新的巡演及解散之后的生活

译: 木子

对于数百万忠实的Westlife粉丝来说 The Wait Is Over!

早些时候Westlife宣布回归,随后公布的The Twenty Tour暨重组世界巡演仅用了6分钟就宣布票务售罄,男孩们备受期待的新专辑Spectrum的发行日期确定为11月15日。

和Westlife聊一聊他们在2012年解散 之后的生活

首发单曲“Hello My Love”在1月份飙升至排行榜榜首,加上詹姆斯·贝(James Bay)和同为西米的Ed Sheeran撰写的更多即将发行的曲目,歌迷们对新专辑预期很高。

无论你是爱他们还是认为他们有点俗气,从发行他们的第一首单曲“Swear It Again”二十多年后,这支乐队的人气依然不容置疑。

在全球销售了5500万张唱片,他们仍然是唯一一支拥有前七张单曲进入英国排行榜榜首的乐队。尽管他们取得了成功,但他们也面临着相当大的挑战,其中包括Brian McFadden2004年的离队以及七年的离开,看起来他们似乎永远不会团聚。

这次我们和男孩们一起坐下来,听听他们解散又团聚,重启音乐之旅以及与父辈一起玩乐队的生活......

Shane Filan 40

当乐队在2012年解散时,重聚是否始终是计划的一部分?

不,绝对不是。在我们最后一次在Croke Park [都柏林,2012年6月]的演出之后,我们就完成Westlife的音乐使命了。我们当时真的不再享受这种日子了。只是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开始很想念其他人还有一起演出的日子,所以想要重组,回到以前的日子。

和Westlife聊一聊他们在2012年解散 之后的生活

这次你有什么不同的做法吗?

以前,我们工作太多,没有足够的休息时间,忽略家庭,所以我们透支了对这种生活的喜爱,甚至于厌倦了Westlife。这一次我们以家庭为主 - 我们四个家庭有十个孩子,其中一个即将出生。如果我们离开家永远不会超过10天,我们会休息一下。我不希望将来我的孩子[Nicole,14岁,Patrick,10岁,Shane Junior,9岁]说:“你总是在工作,爸爸。”

你有一个成功的单飞生涯,但为什么你不像Kian和Nicky那样沿着真人秀节目这条路走下去?

每次演出都会给我两到三次这样的安排,但这种节目对我来说其实不太喜欢。我曾经想要的就是唱歌,乐队解散之后这种想法也没有改变。现在Mark和我会一起写歌,这超级有意思的,而Kian和Nicky一直比较喜欢真人秀节目,但它从未吸引过我。

像Westlife这样的乐队还有市场吗?

我认为市场总会渴求能创造出好音乐的乐队。自从我们离开以来,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我们的新歌也需要适应这个新情况。如果我们现在发布Flying Without Wings或者Swear it again,他们就不会在电台上播放。现在都是节奏感较强的歌曲更得人们青睐,这就是我们把Hello My Love作为首单的原因。

有人说这次重组就是为了圈钱,你怎么评价?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几年前就这么做了,这个问题我们被问了很多次。 之前没有重组只是还没有到时间 - 我们都只是想以正确的理由去做。 如果只是钱,我们可以做一个怀旧之旅然后再次解散。 我们不会签署新协议并录制专辑,并计划再次巡演。

您和妻子Gillian分别于2012年和2018年宣布破产。 经过这么艰难的时期,2019年对你们来说是不是一个新的篇章?

我觉得现在是享受生活的时候,家庭和乐队生活都一样。这一次感觉更加特别,与Gillian和孩子们分享这一切是不可思议的。

和Westlife聊一聊他们在2012年解散 之后的生活

Nicky ​Byrne 40

你为什么决定回来?

我爸爸10年前去世了,我从他那里继承了他对工作的认真态度。我现在还年轻,不能混混度日。此外,我12岁的儿子Rocco和Jay对我上次表演的回忆只有模糊的记忆,而我五岁的女儿Gia从未认识我为流行歌星,所以我希望他们看到我的这一面。

和Westlife聊一聊他们在2012年解散 之后的生活

乐队一直设法保持一个干净利落的形象,你是否有比隐藏不良行为更出格的行为?

我们都喜欢喝酒,可能有时候多喝了一点以后跌跌撞撞走出酒吧就已经是做过最出格的事情了。我从来没有吸毒甚至连烟也不抽。现在有这么多孩子,我们之间的深夜聚会也越来越少,演唱会后台消遣的啤酒都换成了Percy Pigs!

为什么布莱恩不是乐队重聚的一部分?

2004年,我们尝试了让Brian成为乐队一员的一切,但他离开了。我们意识到如果我们想让Westlife生存下去,我们需要齐心协力。他的离开真的激励了我们,我们变得与众不同。现在即使Brian重回Westlife,他也不会懂我们之间的感情,因为这已经不是他离开时的那个Westlife了。我祝他一切顺利,但他回来已经不可能了。

和Westlife聊一聊他们在2012年解散之后的生活

作为一只乐队,你们没有被看作cool的代名词。你会感到烦恼吗?

当我年轻的时候肯定会这么想,我总是一个很酷的家伙,然后我发现当自己穿着黑色西装唱着Mandy,他们才不觉得我酷!现在我不在乎。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变得佛系。我们自己并没有选择唱片 - 这是Simon的工作,但他对我们失去了信心,并且不知道如何为我们挑选一个。我们花了几个月制作原创音乐,但是他坚持要我们翻唱。这些歌可能市场反响很好,但不一定是我们想唱的。

Westlife的下一步是什么?

我把Take That看作一个乐队解散又重组并火了多年的例子,我想我们这次可以永远将Westlife留在我们的生活中。

和Westlife聊一聊他们在2012年解散之后的生活

Kian Egan 39

你怎么看Brian McFadden去年发推文说自我正在摧毁五人Westlife重聚的可能性?

这完全是假的。我们五个成员一起朝夕相处了五年,直到04年他决定要离开,我们又继续了八年,成了一个和以前不同的乐队,这就是你今天看到的Westlife。

和Westlife聊一聊他们在2012年解散之后的生活

你在新专辑中会有更多演唱部分吗?

当然。我更自信了。在过去,我们被告知Mark和Shane作为主唱,这就是Westlife的唱法。现在我已经有一张成功的个人专辑,并且自己开过有2万名观众的演唱会,你肯定会听到更多关于我的消息。

你有三个男孩--Koa,7岁,Zekey,4岁和Cobi,23个月。还打算再生一个baby吗,还是你和妻子(前Hollyoaks女演员Jodi Albert)已经决定不再生了?

至少不是现在。当我重回Westlife并再次开始工作时,迎来第四个baby会很疯狂,但这绝对是一种可能性。我喜欢在三个儿子之后生一个小女孩的想法 - 很难想象在婚礼当天牵着女儿的手走过过道的场景。但我也相信你会得到你想要的baby,所以如果我们确实还要再生一个,只要他健康,我会很高兴。

和Westlife聊一聊他们在2012年解散之后的生活

当乐队在2012年解散时你感觉如何?

我是那个努力让它继续前进的人,比其他任何人都希望如此。一天晚上,我们喝醉了坐上一个出租车后,我脱口而出:“这是愚蠢的决定,兄弟们,我真的觉得我们会想念这些的。”当时安静地连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但他们是对的 - 我们必须在最辉煌处转身,而不是看着它逐渐消失。

现在感觉有什么不同吗?

我觉得我们第二次实现这个梦想,但这次我们是掌控者。早年,我们恐惧太多东西,如果我们没有按照团队所说的去做并一直前进,那么Westlife就会面临解散。最后,我们还是分开了。这次我们做出决定,感觉很棒。

Mark Feehily 39

你的第一个孩子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出生 - 恭喜!和未婚夫Cailean成为一名父亲感觉如何?

这是我遇到的最好的事情,这是我多年来一直想要的东西,我一直以来是个比较笨拙的人,但现在我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涯中的一切都很美好,时间正好合适。这并不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过去三年我们一直在研究代孕。

和Westlife聊一聊他们在2012年解散之后的生活

你和代孕母亲关系好吗?

我们关系很好,这是她一生都想做的事情。这并不是一场冷酷无情的商业交易,Cailean、我一直和她一起进行检查和预约,即使我们不能去到现场时,也会远程连线观察情况。

你知道生父是谁吗?

现在无可奉告,我想等到合适的时间再公布,宝宝还没有出生,我对自己的保护欲感到震惊,只是在Instagram上发布B超照片宣布有baby已经是迈出巨大的一步了。

你并不总是生活安逸,对吗?

我的生活起起落落,但是Cailean对我的正面影响很大。在过去,我总是在寻找爱情、在Westlife结束后的新事业......我从未感到满足,现在我找到了我想要的一切。我以前每天晚上外出,现在我在Sligo家里最开心,喝着红酒,打着游戏,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希望告诉14岁的自己,现在的我生活地非常满足,人生圆满,同性也有爱情,也可以生活得美好!

和Westlife聊一聊他们在2012年解散之后的生活

什么原因让你回到乐队?

在我们最后一场演出后的第二天,我乘飞机去了美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迫切需要离开并按下我脑袋中的重置按钮。这花了很长时间,但最终我还是开始怀念了 - 我的兄弟们,我的粉丝们,唱出“Flying without wings”第一句,听到成千上万的人为之疯狂,我又想要这一切重现了。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